她都不让看,我也没办法!”

城关职中的刘老师爱好收藏,他的微薄工资都花在了收藏上。老婆对他的见地挺大,可他仍旧百依百顺,老婆拿他也没有办法。刘老师一听到有消息,就会立即行动。没事的时候,他就到街上转,碰着熟人就打听有什么消息没有。因为他平常平常待人和气,大家对他也就客气,有了消息都邑告诉他。

一个月下来,一点收获都没有,刘老师有点着急。这天是星期六,刘老师刚一出门,一个熟人就打德律风告诉他,说有一个叫李端的人家有一个古碗,异常珍贵,但有好几个人上门都被拒绝了,连看也不让看一眼。固然熟人这么说了,但刘老师还是很高兴,只要肯下功夫,就没有谈弗成的生意,大不了多给一点钱就是了。

刘老师问李端的所在,熟人说在偏远的乡下。固然说挺远,但下昼也能赶回城里,因此刘老师挂了德律风便去了车站坐车。3个小时后,刘老师便来到了李端的家里。李端和他的老婆张小梅都在家。刘老师一进门,他们就问:“你是谁?来找我们有什么事?”刘老师告诉他们,他是城关职中的老师,爱好收藏,听说他们有个古碗,就特地来看看。

李端和張小梅听了不禁笑道:“又是来看古碗的!”刘老师说:“你们能让我看看它吗?”李端点点头,说:“行,我这就去拿给你看!”然则张小梅却一把拉住了李端的手,对刘老师说:“古碗我们不卖!你走吧!”刘老师说:“卖不卖是一回事,你就让我看看吧!”张小梅说:“不卖就是不卖,说什么也不让你看!”李端劝张小梅说:“你就让他看看吧!”张小梅对李端说:“他看了,就会看上它,尔后想方设法来买它,还是不让他看的好!”李端笑着对刘老师说:“我老婆就是这样,这一年来,来了好几个人要看碗,她都不让看,我也没办法!”

刘老师来都来了,固然不会无功而返,因此便跟李端他们拉起了家常。刘老师知道,只要抓住了他们的心理,赢得了他们的好感,就有机会看看碗。只要看了碗,就有机会买下碗。

没聊多久,刘老师掏出100块钱对李端说:“中午我不走了,你去买点菜,买点酒,我们好好喝两杯!”李端说:“你来我家,是客人,我如何好要你的钱买酒菜?”李端把钱推给刘老师就出了门。刘老师叫李端去买菜买酒,是想在这里吃顿饭,把相干拉近一层。李端肯请他用饭,看来他还是有希望的,只要把张小梅说通就行了。

张小梅见李端走了,对刘老师说:“你是我见到的一个特其余人,我也就不瞒你了。其实,古碗早已被我卖掉了。”张小梅这话让刘老师大吃一惊,他看着张小梅说不出话来,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。张小梅说:“你不相信?好,我这就拿碗来给你看看!”张小梅卖力去把碗拿了出来。刘老师看了看碗,创造它真的是一个赝品。张小梅说:“去年,李端病了,动手术钱不足,又欠好借,因此我就把古碗拿去卖掉了。怕李端知道古碗没了悲痛,我就去买了个赝品返来放着。这一年来,常有人上门来看碗,我都不让看,就是怕让人看出来,让他知道碗没了而悲痛。”刘老师听了说:“怪不得刚才他要拿出来给我看,你不让看呢!”张小梅点点头说:“是啊,我也是没有办法呀!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